• chapter13
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08-02 00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黑鱼炖花生,花生能去黑鱼的腥,不放盐或者稍微放一点点盐,别的什么也不放,炖出来雪白的汤,喝下去对伤口结痂愈合非常好。陈息青小时候顽皮,脸上磕破过,当时妈妈炖了这种汤逼着他喝,没几天疤就结痂痊愈了。

  怎么说呢。分手对他来说打击非常大,风大雨大开车回家,第二天还要出去出差,他很累,精神上的累最容易拖垮一个人,他是身体和精神双重的累。虽然说忙可以让人没有时间去多想,但是压在胸口的石头始终是在的。

  陈息青刚开始故意去撕开伤口让自己看清楚,后来故意去忽略让自己不要想起来,但是,一天当中总会有那么几分钟想起傅审言,分散在早上睁开眼时,中午吃饭时,白天工作时,夜里加班时,每个时间段就短短几秒,但足够让他压抑一整天,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崩溃。

  分开这么久,他睡眠一直不好,白天去上班没有任何人看得出来他有什么异常,但内心到底是怎样的煎熬,他自己知道。

  对面陈辄文不知道陈息青都想了些什么,他引着陈息青去到餐桌旁,陈息青将汤盒放到桌上,陈辄文打开汤盒上的顶盖,从里面拿出来一把勺子递到陈息青的手上,然后自己坐到了对面。

  喝一口,因为放了花生和盐,鱼汤不会腥,加上炖了很久,汤里有一种醇厚的香味,陈息青加班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,几乎是立即,胃就被鱼汤俘获。

  外面风还在刮,雨还在下,屋里干干净净,陈息青喝着黑鱼汤,那股暖从胃里延伸到四肢,慢慢充满了全身。

  陈息青没有说任何感谢的话,陈辄文也只是坐他对面静静地看着他,但是两个人此刻的气氛却莫名和谐,连流转在两个人之间的空气都变得格外安宁。

  “我明天去广州出差。”刚刚喝完热汤,陈息青脸上浮现出了一点红,语气里带上了一丝抱歉,“本来说这个周请你吃饭……。”

  陈辄文明显没有想到他会出差,顿时一愣:“没关系,明天……周末还要出差吗?”

  “公司产品出了些问题,需要紧急对应。”陈息青也不想去对应这种紧急情况,累了一个周,想要软绵绵睡个懒觉,然而公司出了状况,他被剥夺了这个周末的休息权利,明天还要赶一早的飞机,想想都有些头大。

  广州离A市挺远的,不管是高铁还是飞机,一去一回最起码两天。所以,要很久见不到面了啊……陈辄文努力地掩饰着忽然涌上来的低落的情绪:“……你的工作好像很忙的样子。”

  陈息青摇摇头,抽了一张纸巾将嘴角擦干净,开始收汤盒:“因为我前段时间我请了个长假,工作积压下来,所以只能加班补进度。这次出差也属于突发情况,平时我没这么忙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请假,你说过。”陈辄文见他要去洗汤盒,连忙站起身,“我来吧,你的手不方便。”

  然后两个人都愣住了——两个人一前一后要去拿汤盒,在不经意间,陈辄文的手覆上了陈息青的手。

  陈辄文感觉触摸到的那只手暖暖的,还带了电流,噼里啪啦窜了全身直冲头顶:……

  “我方便点……”陈辄文默默地收回手,却还在言语坚持,“这次换药,医生说能不沾水就不沾水,所以,还是我来吧。”

  上次大风大雨,他带自己去换药,手受伤那天,也是他带自己去了哥哥的私人诊所。果然还是应该要去珍惜别人的成果,陈息青笑着妥协:“也好。拜托了,谢谢你。”

  他将汤盒递到了陈辄文面前,后者收了汤盒,整整齐齐地收拾好,又从桌上抽了一张纸巾,把并不脏的桌子擦了一遍,最后才准备回去,走之前嘱咐陈息青:“不早了,你记得早点休息。”

  挂在墙上的钟显示已经将近九点半,平时这个点根本不算早,但是陈息青第二天还要去广州,陈辄文非常自觉地等他喝完汤,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立刻撤退:“我先走了!”

  “嗯!你也早点休息,晚安。”陈息青关上门,忽然觉得,其实这个一居室也没有那么空荡荡。

  事实证明,陈辄文没能早点休息,因为他抱着汤盒回到703门前时,发现口袋里并没有钥匙,他不死心地浑身上下又找了一遍,然而钥匙还是完全没有踪影。陈辄文努力地回想了一遍,终于想起来,钥匙应该是插在门后,他忘记拔了。平时进门时把钥匙插上门后的钥匙孔,出门时随手拔,不知道怎么今天就忘记了。

  他现在一身居家服,手机钱包都没带,车钥匙也没有,出去住酒店是不可能的了,这个点找人撬锁也是扰民,备用钥匙倒是有,但是在奶奶家,也挺远的。

  陈息青刚刚送完陈辄文,正准备整理明天出差用的衣服和从公司带回家的一堆资料,电铃响了起来,他跑过去透过猫眼一看,门外站着陈辄文。

  “不是,是我钥匙锁家里了……”陈辄文不好意思地说,“备用钥匙在我奶奶那边……”

  陈息青看看他,除了一身熊猫居家服和一只保温汤盒外,其他什么也没带,顿时明白了,他连忙把人迎进来:“外面有点冷,你先进来,如果不介意的话,先在我这里将就一晚,然后明天开我的车去你奶奶那边,你看这样行吗?不行的话,你也可以先开我的车去拿钥匙。”

  因为时间不早了,而且天气恶劣,即使有车外出也很不容易,所以陈息青首先提出的建议是在他这边先将就一晚,如果陈辄文不愿意,也可以借车给他回去取钥匙,看他自己怎么方便。

  于是陈辄文今天第二次踏进了陈息青的家,并且一踏进去耳朵就只抓住了陈息青那句“在我这里将就一晚吧”。

  陈辄文现在的想法跟个小孩子似的:没带钥匙,好郁闷啊……嗯?住……住一晚?!好啊好啊︿( ̄︶ ̄)︿

  内心很激动,很愿意,但是看到陈息青放在一旁的出差行李箱,又觉得自己打扰到了他,有点矛盾。

  然而,他挺困的,奶奶家也挺远的。纠结了半天,陈辄文还是屈服于内心的期待:“那我在这边住一晚。”

  陈息青又想起了他家那只狗,没有钥匙,人可以在这里留宿,狗只能独自被锁家里,不知道一只狗在家里得有多急呢。

  “没有,它在我奶奶家。最近她老人家说想它了,我昨天把它送过去那边养两天。”

  陈息青放了心,准备继续安排陈辄文睡哪,刚准备开口,陈辄文已经做好了决定:“给你带来麻烦了,真的对不起,晚上我睡沙发,借我一条小毛毯或者被子都可以。明天一早我回奶奶家拿备用钥匙。”

  陈息青对两个人挤一张床完全没有想法,他本来的打算是让出卧室,自己睡沙发的,毕竟陈辄文平时真的很照顾他,怎么也不好意思让人家睡沙发。

  而对于留宿一事,尽管陈辄文内心很开心,但是确实又觉得打扰了陈息青,很不好意思,更不可能答应睡卧室让陈息青睡沙发了。

  于是陈息青给他抱了一床被子,拿了一只枕头,然后看着他像一只毛毛虫一样钻进被窝,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,只留一颗脑袋,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。

  当晚,熄了灯。沙发上原本昏昏欲睡的人却怎么也睡不着了,他非常满足地盖着陈息青的被子,团来团去,一点也不想念自己的大床。

  卧房里的陈息青,总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动静,再听了一会儿又恢复了安安静静。